HOME > 學術活動 > 研討會
 
2019重建臺灣藝術史學術研討會
「世界、地域及多元當代視野下的臺灣藝術史」


DATE
2019.11.16 (六)-2019.11.17(日)

LOCATION
國立臺灣美術館演講廳


【報名資訊】

報名時間
2019.10.02 16:00 - 2019.11.11 23:59

報名連結
https://event.culture.tw/NTMOFA/portal/Registration/C0103MAction?useLanguage=tw&actId=90141&request_locale=tw

【前言】

15世紀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以來,世界的發展沒有了地理的侷限,在幾百年內,世界形成了一個整體的資本主義社會。原本分處於世界各地,可以獨立於外在、自給自足的小天地,抑或被迫,抑或主動地,與外面的世界產生聯繫,成為整體之一部分。18世紀英國發生工業革命以來,再經過19世紀、20世紀的發展,世界進入了近現代,世界藝術史在經過近現代的洗禮之後,迄今邁進21世紀,不知不覺中,也已發展了近20個年頭。


回顧臺灣的歷史文化,在漢人與大航海時代的西班牙、荷蘭人尚未進入臺灣之前,早有被稱為南島語族,並擁有古文化特徵的臺灣原住民居住於島嶼上。他們在此安身立命,過著與世界隔離的生活。之後,由於17世紀荷蘭人在東南亞與中國的貿易活動,臺灣意外地被帶入這個世界貿易網絡的系統之中。之後,由於漢人的移墾,讓臺灣成為中國南方漢人文化圈的一部分。


19世紀末,西方化與近代化在臺灣島上起了作用,日本殖民地經營與統治,不管幸或不幸,讓臺灣的西化、日本化、近代化加快了腳步。戰後,以國民黨為主的統治,帶入了中國中央政府的體制,讓只是屬於封建清王朝地方省縣行政單位的,或是屬於近代日本帝國的島嶼殖民地的台灣,重新整編進入冷戰時的期世界體系中。台灣當時做為以美國為首的冷戰西方陣營之一員,讓領導世界西方陣營的美國文化大量地被介紹回來臺灣。


1970年代,臺灣面臨退出聯合國與臺美斷交的嚴峻國際局勢,讓臺灣進入了國際政治孤立的時代,這也迫使臺灣在經濟、社會、文化各個面向的種種改變。不過,1980年代以後,由政治菁英所領導的國內政治改革,讓臺灣仍能與世界文明維持了一定的關係,也讓過去數百年來孕育的臺灣文化,逐漸得以發芽茁壯,呈現出多元多樣的文化面貌。


在二次世界大戰前,日本殖民統治時期臺灣藝術文化的論述,將臺灣文化區分為原住民的馬來文化、15世紀以來以荷蘭/西班牙/英國為主的西方文化、從福建廣東移民定著於臺灣的漢民族文化、從1895年因日本殖民統治而出現的,具殖民現代性的日本殖民文化等四個面向來理解。今日,重新檢視臺灣藝術史的建構,理應從這四個文化面向開始,加上二次戰後,模仿西方新古典主義而從事的清宮復古主義藝術文化,來檢視、重構臺灣的藝術文化。


近50年的臺灣藝術文化之發展,打破了線性發展論述架構,讓我們可以直接面對世界體系下,或是在東亞文化圈區域史中的臺灣藝術文化。另一方面,相對於其他地區如中國、韓國、日本、越南,甚至沖繩群島上琉球王國等諸國的宮廷文化,臺灣一直都未建構出王朝,呈現出獨特以庶民為主體的文化特性。因此,在「重建臺灣藝術史」的命題之下,嘗試從世界視野中的臺灣、東亞文化圈中的臺灣美術、庶民文化觀點的臺灣藝術史、臺灣與東南亞,以及在1980年代以來蓬勃發展的美術館與地域文化關係的課題,來組構這次國際學術研討會的主題。



【主題說明】

一、 世界視野中的臺灣

儘管在1970年代以後的政治現實,臺灣被孤立於正式的政治體系國家之外,但是從文化藝術面向來看,臺灣卻從來不是孤立性存在於這個地球上。


例如南島語系的原住民族,或是屬於中國南方的閩粵漢人文化,因日本殖民統治而帶進來的日本文化與近現代之西方文明,甚至二次世界大戰後的現代藝術,都讓臺灣是構成亞洲或是世界脈絡裡的一部份。


更重要的是,臺灣之於亞洲或是世界的文化之中,並非只是地理範圍區域內的存在,亦非異文化的並列,而是具有歷史脈絡之亞洲觀或是世界觀下存在的臺灣。這是在從事研究、論述臺灣藝術史時,今後必須擁有的宏觀觀點,這樣才能讓臺灣藝術史的論述具有延展性、未來性。


二、 東亞文化圈中的臺灣美術

過去在談論東亞文化圈時,通常以漢字文化、儒家思想、古代的律令國家體制為指標定義下的文化圈;或是後來在日本學者濱下武治定義的冊封貿易體制下的東亞文化圈為範圍。因此,通常是指以中國、朝鮮半島、日本、沖繩群島與越南等地區的國家為核心區域的文化圈。


本次研討會所指的東亞文化圈,是以過去深遠歷史背景下所定義的文化圈特質為基礎,在15世紀末西歐世界東來,以及19世紀末,由西化的日本所採用的西方殖民統治制度,將臺灣納入日本的殖民體系之中,也因此帶來了新的日本傳統文化與新的西方近現代化,讓臺灣在這樣新意涵的東亞文化圈下,進行臺灣藝術史的論述。


三、 庶民文化觀點的臺灣藝術史

如前文所述,二次世界大戰後,國民黨帶進清朝北京故宮所藏的宮殿藝術,促使臺灣從而進入宮庭王朝藝術文化,與國家中央政府體制之中。


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之下,戰後的藝術研究集中宮廷宮殿所藏、藝術菁英所創作的美術品為主,對於真正以臺灣庶民文化為對象的創作藝術,相對忽視。實際上,日本殖民統治時期,實則已帶入以柳宗悅為首,創設的「民藝」觀點的論述與民俗藝術文化的收藏。在日本殖民統治時期,基於統治上的需要,或是知識份子建構知識體系的興趣,亦已從民俗臺灣的視角,收集了不少閩粵漢人、原住民所製作的日常生活用品,或是因宗教信仰儀式執行所需的輔助性文物。


四、 職人觀點的台灣藝術史

1970年代隨著世界性組織「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對文化資產保存的呼籲,保存浪潮也影響了位處世界角落的臺灣,因而興起了鄉土文學論戰、激起對鄉土文物與文化資產保存的漣漪。讓臺灣除了有故宮博物院所藏的宮廷文物之外,在1982年,也訂定了適於保存臺灣文化資產的『文化資產保存法』(「文資法」)。


相對於無須文資法保護就可以擁有至高無上國寶文物價值的故宮或其他美術館藏品,臺灣庶民日常生活所發展的器物美術品,被賦予了「鄉土文物」的認識。因此,儘管有「文資法」古物保存的相關章節,但對於民間的歷史文物、美術品的收藏與保護並不積極。今日,地方鄉土館與博物館對文物的收藏,多停留於作為歷史證據的文物層次,尚未賦予其藝術美的價值與意識。


從臺灣制訂『文化資產保存法』之始,即受到日本『文化財保護法』的影響,日本文化財保護法中,對於「有形文化資產」「無形文化資產」「民俗文化資產」的概念與作法也被逐次地引進臺灣。這次「重建臺灣藝術史」的學術研討會,我們有意識地強調這種庶民文化觀點之臺灣藝術史之建構之可能性。


五、 臺灣原住民聚落生活與建築文化中建構的東南亞網絡

臺灣原住民屬於南島語族之一支,甚至是南島語族發展的起源地,已成為臺灣學術界的常識。經過戰前人類歷史學家如伊能嘉矩、鳥居龍藏、鹿野忠雄等,以至今人的研究成果,已可將臺灣原住民的文化放至亞洲,甚至世界的架構裡來論述。伊能嘉矩應用現代科學性手法對臺灣原住民整體的研究,奠下先驅性的研究基礎。鳥居龍藏將臺灣原住民視為固有馬來人印度尼西亞人種之一支。伊能氏與鳥居氏之後,鹿野忠雄以蘭嶼的海洋住民之達悟族為中心,拓展了臺灣原住民族研究的東南亞視野。


臺灣的原住民族建築並非單獨的存在。經典之作如千千岩助太郎《台湾高砂族の住家》,藤島亥治郎《台湾の建築》直接了當地說臺灣原住民族建築是南洋系建築其中一支。以中國長江以南至東南亞各地存在的干欄構建築而言,阿美族太巴塱(Tafalong)社的住家、排灣族之穀倉、鄒族的集會場、泰雅族之雞舍穀倉,卑南族的青年集會所,這些例子都說明臺灣原住民建築是屬於這個寬廣地域中的一部分之意義。


六、 美術館與地域文化

20世紀臺灣所稱的美術館,一般指的是傳統的國立故宮博物院、國立歷史博物館;在1980年代以後,也出現了以收藏、展示當代中國藝術家創作的現代藝術品、美術品為目的的臺北市立美術館,之後,為顧及臺灣北、中、南的平衡,陸續開設台中國立美術館與高雄市立美術館。近年來,非但設立了國立臺灣美術館(博物館),六都與各縣市也紛紛籌劃設立美術館,讓臺灣的美術館之功能趨於多元化的發展。


儘管根據基本的法令概念,美術館或博物館收藏、展示的資料是「與歷史、藝術、民俗、產業、自然科學等相關的材料」,但是,一般的認識則將美術館限定在收藏、展示與「藝術」相關的題材,也因此讓美術館成為具有某種權威認定與「藝術美」有關「作品」的特殊場所。


隨著時代的發展,美術館所認定具「藝術美」的「作品」範圍也越來越大,甚至可以接受不存在實體的美術館,僅存認定「作品」的權威機能,而有非實體展示的硬體設施存在之美術館。


21世紀,美術館的發展與地域社會的緊密繫連關係,幾乎已成為先進美術館員的基本共識。在臺灣,這樣的觀念才正要起步發展。因此,在這次的研討會裡,特別設置這一個主題,希望引起大家的思考。



【議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