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年8月23日蘋果日報論壇版

 

               該獻祭的是政客吧 (讓動保的回歸動保)

                  喧騰一時的「總統豬」終究還是宰了。這隻重達一千兩百八十台斤的總統豬像其他神豬比賽中的豬隻一樣,在殘虐的飼養與痛苦的宰殺中走完了一生。

 

              獻祭難澄清浮躁人心


唯一不同的是,由總統認養的特殊身分讓牠在死前引發了一場口水戰。在獻祭神豬的活動上,陳總統表示,反扁他沒意見,但不可以因為一味反扁而無限上綱地反客家文化與客家祭典,甚至將客家習俗污名化。在政治口水效應之下,反虐待動物的訴求於是被曲解成「反扁」、「反客家文化」。


我們不能否認,或許某些後來加入戰局、呼籲刀下留豬的人,未必是出於關心動物福利的考量,但是如果各界能夠先放下政治優先的立場,仔細聆聽動保團體最初的訴求,將會發現動保團體這次「取消神豬比賽」的連署活動決不是為了反扁或反客家文化,而是以悲憫動物的立場、謙卑的心態,試圖在動物福利與民俗文化之間找到平衡。


這次呼籲取消神豬比賽的連署中清楚說明:「我們要求政府相關單位,及台灣各地祭拜神明活動的主辦單位,採取各種措施,隨即或逐步取消『神豬比賽』,使信仰、感恩神明的行為能免於『虐待動物』,讓虔誠、敬獻的社會心理回歸樸實無華、惜福愛物的自然風貌」;而他們希望達到的境地,是作家李喬所呼籲的,用鮮花素果取代血流滿地的大豬公,讓義民祭典往藝文展示、更能長久流傳的方向改進。


動保是社會發展指標


可惜的是,當神豬成為政治角力的場域之後,這些呼籲的聲音再沒有人聽得到,因為大家都急著往敵人身上貼標籤:反扁人士樂得以總統認養神豬的事件指責「豬總統」,總統則還以顏色指責動保人士反客家文化,在這過程中間,總統豬被二度剝削犧牲,動保的議題被模糊化,只剩下滿天飛的標籤、噴不完的口水。


讓動保的回歸動保吧!動物福利的議題在世界各國都相當弱勢,在台灣尤其如此。因此動保團體每一次的「出擊」,其實都是抱著愚公移山的傻勁為動物福利努力,而不是以政治作考量的。


亞洲常見的發展扭曲


動保團體過去曾經因為中國人工養殖熊場將熊囚禁在一方令其無法轉身的鐵蚳c籠、以管子插進熊膽抽取膽汁,因而發起連署抗議中國熊場「囚熊抽膽」;在南韓商人藉世界杯足球賽在南韓舉行之便,企圖推銷食用狗肉之時,動保團體也曾抗議南韓以「文化」之名堅持食用狗肉的惡行。


這些抗議和呼籲取消神豬比賽的訴求一樣,無非是想為不會說話的動物們,爭取免於在恐懼痛苦中死亡的權利,政治人物們又何忍在惡質鬥爭中讓動保議題消音?


如果在總統豬的爭議事件中,總統不能帶頭思索動物福利與文化信仰的平衡問題,政治人物們的口水不能少一點,宰了再多神豬,也實現不了「為國家社會祈福」的願望吧。


黃宗慧(社會文化評論者)

 

回首頁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