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產權

一、定性上應屬於自由權。財產權與個人人格、人性尊嚴是有密不可分之關係,也與整個社會的自由空間密切相關(Muench, Art.14, Rd.3)。但財產權的使用與處分畢竟必須符合整體社會的公共福祉,威瑪憲法以來乃發展出所有權之社會拘束性的理論。

二、財產權第一線且最基本者,為私人財產權,但也涵蓋企業之財產權。財產應採廣義之界定,包括智慧財產權等,侵害包括各種可能,包括形式與實質者。

三、應適用何種審查基準?

(一)蘇彥圖的論文,有關德國三種審查標準

(二)Puettner教授的見解:難謂有優先的基本權,而是針對系爭基本人權與公共利益為利益衡量。類如蘇彥圖所稱之強烈內容審查標準之適用於政治人權有關的領域之獲得較高的評價,從而優於公共利益,也是一種利益衡量的結果。此外,德國聯邦憲法法院認為,複雜的案件最多只宜適用中度審查基準。

(三)晚近,德國聯邦憲法法院在考試評分案,改採較為強烈的審查態度,蓋這事涉人民的工作權,而工作權在當今有重要的意義。

四、德國的見解:財產權保障意味著行政裁量之受到拘束,而要求政府為徵用土地或限制土地使用之規劃時,必須該計畫有正當化的基礎(Planrechtfertigung),以及對該大片計畫區域內的土地分區分級。此外也要求,一般之行政處分涉及財產權者,為拘束處分而非裁量處分(Art.14, Rd.36)。德國所已經發展出的主要制度:土地徵收、土地使用限制(應區別者為社會拘束性下之財產權之具體內容規定)、徵收性侵害、準徵收之侵害、便宜裁量考量下之補償(集水區的農民因開發與農藥使用限制等而導致的收益減少類型)。程序保障。德國尚且要求:土地之限制使用或徵收之有關規劃(例如集水區計畫、都市計畫內之劃為公共設施用地),應求其合理性,不得逾越比例原則,接下來才是補償的問題。「為私人企業之營業目的而為徵收」之更嚴格的規定--德國聯邦憲法法院Boxberg判決:「公共利益」之意義,以及實質面與程序面之嚴格要求;以及較嚴格之法律保留,亦即該法中同時明確規定補償之種類與程度。(實質面尤指業者之營業行為不得只是單純事實上反射利益而已,而必須持久地獲得擔保)。

五、我國大法官的審查基準

(一)400(首先指出財產權旨在保障個人依財產之存續狀態行使其自由使用、收益及處分之權能,俾能實現個人自由、發展人格及維護尊嚴;既成道路符合一定要件而成立公用地役關係以致於所有權對土地無從自由使用收益而構成「特別犧牲))、406(都市計畫中未頒佈細部計畫地區之建築線指定與建照核發之法律保留)、409(徵收仍應受土地相關規定與土地法施行法第49條比例原則之拘束;土地徵收究對人民財產權發生嚴重影響,法律就徵收之各項要件自應詳加規定,並要求注意相關徵收程序之周全)、428(郵件之補償僅限於遺失或被竊,而不及於毀損,尚未)、440(國家機關依法行使公權力致人民之財產遭受損失,若逾其社會責任所應忍受之範圍,形成個人之特別犧牲者,國家應予合理補償。主管機關對於既成道路或都市計畫道路用地,在依法徵收或價購以前埋設地下設施物妨礙土地權利人對其權利之行使,致生損失,形成其個人特別之犧牲,自應享有受相當補償之權利。台北市政府於中華民國六十四年八月二十二日發布之台北市市區道路管理規則第十五條規定:「既成道路或都市計畫道路用地,在不妨礙其原有使用及安全之原則下,主管機關埋設地下設施物時,得不徵購其用地,但損壞地上物應予補償。」其中對使用該地下部分,既不徵購又未設補償規定,與上開意旨不符者,應不再援用。至既成道路或都市計畫道路用地之徵收或購買,應依本院釋字第四○○號解釋及都市計畫法第四十八條之規定辦理,併此指明。)、444(區域計畫法係為促進土地及天然資源之保育利用、改善生活環境、增進公共利益而制定,其第二條後段謂︰「本法未規定者,適用其他法律」,凡符合本法立法目的之其他法律,均在適用之列。內政部訂定之非都市土地使用管制規則即本此於第六條第一項規定:「經編定為某種使用之土地,應依容許使用之項目使用。但其他法律有禁止或限制使用之規定者,依其規定。」中華民國八十四年六月七日修正發布之臺灣省非都市土地容許使用執行要點第二十五點規定:「在水質、水量保護區規定範圍內,不得新設立畜牧場者,不得同意畜牧設施使用」,係為執行自來水法及水污染防治法,乃按本項但書之意旨,就某種使用土地應否依容許使用之項目使用或應否禁止或限制其使用為具體明確之例示規定,此亦為實現前揭之立法目的所必要,並未對人民權利增加法律所無之限制,與憲法第十五條保障人民財產權之意旨及第二十三條法律保留原則尚無牴觸。)、465(已進口之野生動物之銷毀)、451(失效制度)、484(暫緩土地登記)、532(區域計畫土地使用)、534(人民依法取得之土地所有權,應受法律之保障與限制,為憲法第一百四十三條第一項所明定。土地徵收係國家因公共事業之需要,對人民受憲法保障之財產權,經由法定程序予以強制取得之謂,相關法律所規定之徵收要件及程序,應符合憲法第二十三條所定必要性之原則。土地法第二百十九條第一項第一款規定,私有土地經徵收後,自徵收補償發給完竣屆滿一年,未依徵收計畫開始使用者,原土地所有權人得於徵收補償發給完竣屆滿一年之次日起五年內,向該管市、縣地政機關 (中華民國八十九年一月二十六日修正為「直轄市或縣 (市) 地政機關」,下同) 聲請照徵收價額收回其土地,原係防止徵收機關為不必要之徵收,或遷延興辦公共事業,特為原土地所有權人保留收回權)、564(有關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之授權主管機關經由公告而禁止設攤:行政機關之公告行為如對人民財產權之行使有所限制,法律就該公告行為之要件及標準,須具體明確規定)、570(玩具槍管理規則之禁止製造銷售等規定,限制業者財產權,違反法律保留原則)、577(香菸警語標示,強調所有權之社會義務:國家為增進國民健康,應普遍推行衛生保健事業,重視醫療保健等社會福利工作。菸害防制法第八條第一項規定:「菸品所含之尼古丁及焦油含量,應以中文標示於菸品容器上。」另同法第二十一條對違反者處以罰鍰,對菸品業者就特定商品資訊不為表述之自由有所限制,係為提供消費者必要商品資訊與維護國民健康等重大公共利益,並未逾越必要之程度,與憲法第十一條保障人民言論自由及第二十三條比例原則之規定均無違背。又於菸品容器上應為上述之一定標示,縱屬對菸品業者財產權有所限制,但該項標示因攸關國民健康,乃菸品財產權所具有之社會義務,且所受限制尚屬輕微,未逾越社會義務所應忍受之範圍,與憲法保障人民財產權之規定,並無違背。另上開規定之菸品標示義務及責任,其時間適用之範圍,以該法公布施行後之菸品標示事件為限,並無法律溯及適用情形,難謂因法律溯及適用,而侵害人民之財產權。)、578(勞工退休金之提撥:勞動基準法第五十五條及第五十六條分別規定雇主負擔給付勞工退休金,及按月提撥勞工退休準備金之義務,作為照顧勞工生活方式之一種,有助於保障勞工權益,加強勞雇關係,促進整體社會安全與經濟發展,並未逾越立法機關自由形成之範圍。其因此限制雇主自主決定契約內容及自由使用、處分其財產之權利,係國家為貫徹保護勞工之目的,並衡酌政府財政能力、強化受領勞工勞力給付之雇主對勞工之照顧義務,應屬適當)、579(再次強調400號特別犧牲,本件涉及耕地承租人之租賃權,本號解釋指其係憲法上保障之財產權,於耕地因徵收而消滅時,亦應予補償)、580(三七五減租條例,內分不同項目而為討論,值得一讀)、581(七十九年六月二十二日修正之注意事項第四點規定,公私法人、未滿十六歲或年逾七十歲之自然人、專任農耕以外之職業者及在學之學生 (夜間部學生不在此限) ,皆不得申請自耕能力證明書,致影響實質上具有自任耕作能力者收回耕地之權利,對出租人財產權增加法律所無之限制,與憲法第二十三條法律保留原則以及第十五條保障人民財產權之意旨不符,上開注意事項之規定,應不予適用。)。

(二)大法官所建立的主要制度:賠償,財產權人負有社會義務,但過當則應予以補償,徵收與補償之正當法律程序,法律要件明確性之要求。

 

六、其他類型的財產權之干預:

(一)罰鍰,林河名「別再便宜行事」之短文,聯合報2004/10/16A15版。

(二)課稅:這方面的解釋很多,多半涉及財政部之課稅函釋有無逾越法律文字之範疇而構成法律保留原則之違反,最近例如釋字566(中華民國七十二年八月一日修正公布之農業發展條例第三十一條前段規定,家庭農場之農業用地,其由能自耕之繼承人繼承或承受,而繼續經營農業生產者,免徵遺產稅或贈與稅。七十三年九月七日修正發布之同條例施行細則第二十一條後段關於「家庭農場之農業用地,不包括於繼承或贈與時已依法編定為非農業使用者在內」之規定,以及財政部七十三年十一月八日臺財稅第六二七一七號函關於「被繼承人死亡或贈與事實發生於修正農業發展條例施行細則發布施行之後者,應依該細則第二十一條規定,即凡已依法編定為非農業使用者,即不得適用農業發展條例第三十一條及遺產及贈與稅法第十七條、第二十條規定免徵遺產稅及贈與稅」之函釋,使依法編為非農業使用之土地,於其所定之使用期限前,仍繼續為從來之農業使用者,不能適用七十五年一月六日修正公布之農業發展條例第三十一條免徵遺產稅或贈與稅之規定及函釋,均係增加法律所無之限制,違反憲法第十九條租稅法律主義,亦與憲法保障人民財產權之意旨暨法律保留原則有違,應不再適用)

七、早年不法行為所為沒收之補償,早年不法取得財產之繳回(當事人之KMT人權保障vs.法治國中之正義思想):強烈的共識之必要,強烈的法律保留,強烈的比例原則例如行政組織與程序,或甚至改由司法體系為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