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期 2009年12月發行
 

和諧號、帕威爾路與南京孫吳大墓

涂宗呈
臺灣大學歷史學研究所博士候選人

 

 2009年8月31日早上,結束了在武漢大學所舉辦的中國中古史青年學者聯誼會之後,與趙立新學長、林宗閱學弟一行三人,搭乘今年4月才通車的滬漢蓉高速鐵路(亦稱滬漢蓉快速客運通道),由武昌開往南京的動車組列車前往南京。所謂動車組是大陸方面的用語,就是時速要達到200公里以上的高速火車,是中國大陸購自日本、德國、法國等國的高速鐵路技術,透過技術轉移,在國內所生產製造。這種高速動車組取名為「和諧號」,據說寓有「人與自然和諧」、「各種技術上的和諧」、「構建和諧社會」之意義,於是高速奔馳於大地之上的動車,不只裝載了人與物,也承擔了人們對於和諧的殷殷期望。我們所乘坐的這列動車,外觀和內裝都感覺有點像台灣高鐵,不知是否也同樣出自日本的新幹線系統?

▲武昌到南京的動車「和諧號」
(趙立新拍攝、提供)

動車於上午8點40分從武昌火車站出發,中間只停靠了麻城北、金寨、六安、合肥等站,於12點8分抵達南京火車站,全程417公里,花了約三個半小時。聽說若搭乘一般火車需要十多個小時,高速的動車大大拉近了寧漢之間的距離。延途所經的站名,不管是曾經作為都城的武昌或南京(建康),還是曾作為戰場的合肥,都與三國時期的孫吳關係密切,動車所行走的路線,也多在當時孫吳的國境之內,此行果然與孫吳有不解之緣。

從8月31日一直到9月3日為止,共有三天的時間待在南京市參觀和考察。首先是參觀博物館陳列展覽的文物,在南京博物院和南京市博物館,觀看了中國六朝時期的歷史文物,主要是經由考古發掘出土的各種實物。其次是參訪南京市博物館的考古研究所,並由考古部王志高主任和所內的工作人員親自擔任嚮導,帶領我們參觀了六朝所遺留下來的石像、石碑和石刻、正在發掘中的幾處市區的考古現場,以及此行的重頭戲──參觀目前尚未正式對外開放,位於南京市江寧區科學園的孫吳大墓。

江寧區位於南京市中心的東南,目前已成為南京發展最快的新興開發地區,據今年九月份中央社的報導,這個地區在台灣電子電機工業同業公會的「2009年大陸城市投資風險調查」中,以絕佳的條件獲得台商的青睞,在大陸近百個城市的綜合實力排行中,從前年的第5名直升到今年的第2名,可見這個開發區的優越條件和快速發展。江寧區的科學園據官方網站介紹是在1994年所創建,是一個集大學城、風景旅遊度假和高科技產業區為一體的開發園區,看來頗類似台灣的科學園區。

當我們坐著考古所的車子從機場高速公路進入這個地區時,舉目所見是規畫完善的筆直大路,興建好或正在興建中的高樓大廈,以及道路之間大片的預留空地,可以想像這堶鴠鄙雩茬ㄛO連綿不絕的農田,如今卻已不復昔日光景。不久,車子轉進了筆直寬大的帕威爾路,路的兩旁多是空地,左邊有一間佔地頗大的公司廠區。忽然之間,這條路活生生地被中斷,在路的盡頭處右前方空地的土堆上,出現了一棟藍頂白牆的臨時建築物,那就是我們要參觀的孫吳大墓。實在難以想像,在這個南京最火熱發展的新興地區,地下卻埋藏著一千七百多年前三國孫吳時代的大墓,令人不禁驚訝於歷史的巧合。大墓所在地的路名叫帕威爾路,顯得非常奇特和突兀,好似西文譯名,和南京常見的一般路名,如龍盤路、虎踞路、秣陵路、建鄴路、建康路、白下路等充滿歷史風味完全不同。當時就對這個路名非常好奇,為什麼會取一個這麼奇怪的路名?到底是什麼意思?這個謎團一直回到台灣,上網查詢之後才恍然大悟,原來與當天我們所經過卻未特別留意,位於附近的那間「帕威爾電氣公司」有關。所謂「帕威爾」,就是“power”的中文譯名。或許是為了補償帕威爾這個路名所欠缺的歷史環節,附近的幾條路在發現大墓之後都改以孫吳的年號命名,出現了「赤烏路」、「寶鼎路」、「建衡路」、「天冊路」,西元三世紀的名稱,於廿一世紀的南京再次被使用,難免令人有時空錯置的奇異之感!

據隨行解說並且曾參與大墓發掘的考古所龔巨平先生說,這堭N來要建成墓葬博物館,除了原地保存和展示孫吳大墓之外,南京其他地區出土的六朝墓葬也會遷移到此。因為興建博物館尚需時日,為能妥善地在原地保存這個大墓,目前先在墓的上方搭建臨時建物以遮風避雨,減少對墓室的破壞。大墓所在是一個當地人稱為「孫家墳」的小土崗,前方遠處對著青龍山,背倚黃龍山,看起來風水頗佳。這個大墓的發現,正是在修築帕威爾路時,無意之中所挖到,再由考古所進行搶救性發掘,當時是2005年12月,考古發掘一直進行到2006年8月才結束。這個大墓一重見天日,就因為規模弘大,造型獨特,出土文物豐富精美,引起社會注目,是目前所發掘規模最大的孫吳時期之墓,屬於六朝墓葬考古的一次重大發現,被選為2006年中國十大考古發現之一(相關的考古簡報可參見2008年12月的《文物》)。以下根據簡報記載及親身觀察,概略介紹這個孫吳大墓。

▲大墓的正面。墓前方為墓道,上方是為了保護大墓而搭設的
建物屋頂,左上方的土堆為原來的封土高度。(作者拍攝)

孫吳大墓為土坑豎穴式的磚室墓,整體可分成封土、墓坑、斜坡墓道、磚室、排水溝和磚室幾個部分。據說原本墓前方應該是有陵寢類的墓地建築,但在考古發掘前就遭施工破壞,僅留下一些瓦當之類的建築遺物,令人扼腕。排水道很長,從磚室內甬道的地磚下,沿著斜坡墓道向外延伸,一直通到遠處的一條古河道,有326公尺長。順著長達10.5公尺斜坡墓道前進,前面即是墓室入口。磚室墓位於長21.5公尺、寬14.4公尺,坑口為「呂」字形的墓坑中。磚室全長20.16公尺、寬10.71公尺,由封門牆、石門、甬道、前室、過道和後室所組成,前、後室的兩側各有相對稱的耳室,後室的後壁底部還有兩個壁龕。

墓室入口處的封門磚已被移到地面上,封門牆內的甬道口有一道石門,高約1.35公尺。穿過石門就是券頂的甬道,長5公尺,寬2.37-2.45公尺,內高約2.4公尺,走在甬道內完全不用低頭。穿過甬道後,就進入了前室,眼前頓時豁然開朗。前室平面近方形,長4.48公尺,寬4.44公尺,殘高5.36公尺,墓頂形狀為四隅券進式穹窿頂。室內頗為寬敞,因為墓頂已經在工程施工時被破壞,開了一個大洞,加上內有燈光照明,還算明亮。算一算面積竟有6坪,頂部又挑高,難怪我們共有六個人在其中活動,也未顯局促。前室的中部兩側各有一對稱的長方形耳室,均為券頂,長2.48公尺、寬1.7公尺,內高1.86公尺。前室的四個角落中間,距地面1.4公尺處,各嵌有一個牛首形狀的石雕,石雕頂部平整,應是擺放燈具的燈台,作為死者葬時的照明之用。

▲大墓的背面(作者拍攝)

前室和後室之間有過道相連,過道為券頂,長1.77公尺、1.92公尺、內高2.06公尺。然後就到了後室。後室平面近長方形,中部略向外弧凸,墓頂已坍塌,但判斷是與前室相同的四隅券進式穹窿頂。後室長6.03公尺、寬4.56公尺、殘高4.61公尺。底部有二個券頂的小壁龕,後室的四個角落也嵌有牛首形的石燈台,中部也有各有一對稱的長方形券頂耳室,長2.49公尺,內寬1.8公尺,內高1.91公尺。後室的後半部還留有石棺座和木棺,石棺座共有3組6件,分前後兩排,前排保存較好,大小相近,長1.46公尺、寬0.24-0.26公尺、高0.26公尺,兩端各雕著張開大嘴、吐著舌頭的虎首與老虎前腳,模樣十分可愛,令人忍不住想摸一下。不過一想到這是國寶級的文物,又是死者之物,只得打消了念頭。後排的石棺座則已被破壞,其中一件已成碎片。石棺座上有若干殘缺的木棺構件碎片,光是木頭殘片就能感受到棺木的高級和考究。聽說這些木棺殘片原本分散在墓室內各處,是考古工作者將其拼聚收集在一處。經過拼接之後,發現共有三具木棺,其中一具較大,另外二具則大小相近。據此可知這個墓室應為三人的合葬墓。後室面積比前室更大,達8.3坪,就算住了三人想必也綽綽有餘吧?!

這座大墓雖然費心地裝設有防盜措施,卻還是難逃被盜的厄運,曾好幾次遭受嚴重盜掘,值錢的金銀器物多已蕩然無存。然而遺留下來的隨葬品數量之多、製作之精,還是讓人驚豔不已。目前考古出土的相關隨葬物品都已不在墓中,因此無緣目睹,只好看著書上的圖片過過乾癮。但光是在幾乎空無一物的墓室中待過一陣子,寬敞的室內空間、排列有序的磚砌墓壁和墓頂、牛首石燈台、虎首石棺座、厚實的木棺片,在在透露出墓主絕對不是普通人。值得一提的是,前室、過道及後室的地面上均舖有經過特殊處理、素面光滑的正方形地磚(每塊邊長50公分、厚4公分),彷彿今日室內裝潢舖設地板時所用的大片磁磚,青灰色的光澤暗暗散發出講究和奢華的氣息,不經意間顯現了非凡的氣派和風度。

▲墓室內一隅的牛首燈台、虎首石棺座與棺木殘片(作者拍攝)

關於大墓的時代,由於沒有任何文字資料,只能憑著墓室構造、形制和出土器物來判斷,應屬於孫吳後期。至於大家很關心的墓主身份,這種等級和規模的大墓,大概與孫吳宗室乃至帝王脫不了關係。不過孫吳諸帝的陵墓位置,史書上都有明確記載,並非在這個地方,因此大墓的墓主比較有可能是一位孫吳後期的宗室成員。無論如何,我們都該感謝這位無名的孫吳墓主,過去選擇葬於此處,現在才讓帕威爾路戛然而止,高科技、現代化也不得不為歷史文化讓路,從此帕威爾路和孫吳大墓將在這堜M諧共存,過去與現在產生了對話!


附記:此次南京及孫吳大墓的參訪行程,有幸得到南京市博物館考古部王志高主任與其夫人,以及部內工作人員馬濤、龔巨平、賈維勇、陳大海諸位先生的熱情招待和幫忙,謹此誌謝!此外,若非沾了立新學長的光,根本無從認識王先生,別說是登「墓」入室,大概連墓門都看不到吧!立新學長和宗閱學弟願意與我共遊,為此行增添了更多收穫和樂趣,謹以此文向兩位表示由衷的感謝!

▲三人自拍圖(左起分別為:作者、趙立新、林宗閱)。「真是不好意思,我和宗閱的頭太大了,將帥氣的立新學長遮住了半邊的臉!」 (作者拍攝)

 

本系地址:10617臺北市羅斯福路四段1號文學院2樓•電話:886-2-3366-4700
本網站版權屬於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中國中古近世史研究領域發展計畫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