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保住瑞氣] [杜保瑞資料] [教學課程] [學術論文] [專書著作] [學術資源][台大哲學系]

 

抱朴子

 首頁 ] 向上 ] 易緯 ] 董仲舒 ] 淮南子 ] 河上公 ] 嚴君平 ] 三墳 ] [ 抱朴子 ]

 

本資料由華梵大學李宗瀚同學提供

 

檔案下載

 

 《抱朴子》原文資料

  抱朴子曰:命之修短,實由所值,受氣結胎,各有星宿。天道無為,任物自然,無親無疏,無彼無此也。命屬生星,則其人必好仙道,求之亦必得也。命屬死星,則其人亦不信仙道,不信仙道,則亦不自修其事。所樂善否,判於所稟,移易予奪,非天所能。」《抱朴子•塞難》

 

    「按《仙經》以為諸得仙者,皆其壽命偶值神仙之氣,自然所稟。故胞胎之中,已含信道之性,即其有識,則心好其事,必招明師而其法,不然,則不信不求,求亦不得也。」《抱朴子•辯問》

 

 

    「《玉鈐經》主命原曰:人之吉凶,制在結胎受氣之日,皆上得列宿之精。其值聖宿則聖,值賢宿則賢,值文宿則文,值武宿則武,值富宿則富,值賤宿則賤,值貧宿則貧,值壽宿則壽,值仙宿則仙。…為人生本有定命,張車子之說是也。苟不受神仙之命,則必無好仙之心…此豈非天命之所使然乎。」《抱朴子•辯問》

 

 

    按《易內戒》、《赤松子經》、《河圖記命符》皆云:天地有司過之神,隨人所犯輕重,以奪其算,算減則人貧耗疾病,屢逢憂患,算盡則人死,諸應奪算者有數百事,不可具論。又言身中有三尸,…欲使人早死,此尸當得作鬼,自放縱游行。享人祭酹。是以每到庚辛之日,則上天白司命,道人所為過失…。」《抱朴子•微旨》

 

 

    「但有惡心而無惡跡者奪算,而惡事而損於人者奪紀,若算紀未盡而自死者,皆殃及子孫也。」《抱朴子•微旨》

 

 

 

    仙法欲靜寂無為…,仙法欲令愛逮蠢蠕…,仙法欲止絕臭腥…,仙法欲溥愛八方…彼二主徒有好仙之名,而無修道之實,所知淺事,不能悉行。要妙深秘,又不得聞。又不得有道之士,為和成仙藥已與之。」《抱朴子•論仙》

 

 

   抱朴子曰:要道不煩,所為鮮耳。但患志之不立,信之不篤,何憂於人理之廢乎?」《抱朴子•釋滯》

 

 

 

   故曰非長生難也,聞道難也;非聞道難也,行之難也;非行之難也,終之難也。」《抱朴子•極言》

 

 

   抱朴子曰:天地之大德曰「生」,好物者也。是以道家之所致秘而重者,莫過乎長生之方。故血盟乃傳,傳非其人,戒在先罰。先師不敢以輕易受人,須人求知至勤者,…求之不篤者,安可炫其沽以告之在?。」《抱朴子•勤求》

 

 

    抱朴子曰:欲求神仙,為當得其至要。至要者在於寶精、行氣、服一大藥便足,亦不用多也。然此三事,復有深淺,不值明師,不經勤苦,亦不可倉促而近知也。」《抱朴子•釋滯》

 

 

 

    「或得要道之訣,或值不群之師,而猶恨於老妻弱子……愛習之情卒難遣,而絕俗之志未易果。」《抱朴子•論仙》

 

 

「承師問道,不得其人,委去則遲遲冀於有獲,守以施己竟無所成,須費是妨功,後雖痛悔,亦不及已。事閒淺進之事由不可坐知,況神仙之事乎?雖聖雖明,莫猶自曉,非可以歷思得也,非可以觸類求也。誠須所師,必深必博,…所從學者,不得遠識淵潭之門而值孤陋寡聞之人,彼所知素狹源短流促,倒裝與人則不捨,分損以授,則淺薄無其能,其所寶宿已不精,若復料者以教人,亦安能有所成?」《抱朴子•祛惑》

 

    「或問曰:「為道者當先立功德,審然否?」抱朴子答曰:有之。按《玉鈐經•中篇》云:立功為上,除過次之,…欲求仙者,要當以忠孝和順仁信為本。若德行不修,而但務方術,皆不得長生也。行惡事大者,司命奪記…又云:人欲地仙,當立善三百;欲天仙,立千二百善。若有千一百九十九善,而忽復中行一惡,則盡失前善,乃當復更善數耳。…又云:積善未滿,雖服仙藥,亦無益也。」 《抱朴子•對俗》

 

 

 

   「然覽諸道戒,無不云欲求長生者,必欲積善立功,慈心於物,恕己及人…如此乃為有德,受福於天,所作必成,求仙可冀也。」《抱朴子•微旨》

 

 

    或曰:審其神仙可以學致,翻然凌霄,背俗離世,蒸嘗之禮,莫知修奉,先鬼有之,其不餓乎!」抱朴子曰:蓋聞身體不傷,為之終孝,況得仙道…,先鬼有知,將蒙我榮,…然則今之學仙者,自皆有子弟,以成祭祀,祭祀之事,何緣便絕。」 《抱朴子•對俗》

 

 

    抱朴子曰:聞先師云:仙人或升天,或住地,要於具長生,去留各從其所好耳。…彭祖言:天上多尊官大神,新仙者為卑所奉事者非一,但更勞苦。故不足役役於登天,而只人間八百餘年也。」 《抱朴子•對俗》

 

 

 

 

    「抱朴子曰:余考覽養生之書,鳩集久視之方,…莫不皆以還丹金液為大要者焉。然則此二事,蓋仙道之極也。服此而不仙,則古來無仙矣。」 《抱朴子•金丹》

 

 

 

   

 

    或問曰:「世有服食藥物,行氣導引,不免死者,何也?」抱朴子曰:不得金丹,但服草木之藥及修小術者,可以延年遲死耳,不得仙。會但之服草藥,而不知還年之術,則終無久生之理也。或不曉戴神符,行禁戒,思身神,守真一,則只可令內疾不起,風濕不犯耳。若卒有惡強邪,山精水毒害之,則便死也。或不得入山之法,令山神為之作禍,則妖鬼試之,猛獸傷之溪毒擊之,蛇蝮螫之,至多死事,非一條也。」《抱朴子•極言》231

 

 

    夫長生仙方,則為有金丹;守形卻惡,則獨有真一。古人猶重之。仙經曰:九轉丹,金液經,守一訣,皆在崑崙五城之內,藏以玉函,刻以金札,封以紫泥,印以中章焉。」 《抱朴子•地真》

 

 

 

 

    「傳丹經不得其人,身必不吉,若有篤信者,可將合藥以分之,莫輕以其方傳之也。…為神丹既成,不但久生,又可以做黃金。…祭當別稱金各檢署之。…不先以金祀神,必遭殃咎。」《抱朴子•金丹》

 

 

    第一禁,務令俗人之不信道者謗訕評毀之,必不成也。鄭君言所以爾者,和此大要皆當祭,記則太乙、元君、老君、玄女皆來鑑省。…而邪氣得進,藥不成也。…不與俗人相見,爾乃可作大藥。」《抱朴子•金丹》

 

    抱朴子曰:金液太乙所服而仙,不減九丹矣,…老子受之於元君。元君曰:此道至重,百世一出,藏之石室,合之,皆齋戒百日,不得與俗人相往來,於名山之側,別立精舍,百日成,服一兩便仙。」《抱朴子•金丹》

 

 

 

 

抱朴子曰:《神農》四經曰:上藥令人身安命延,生為天神,遨游上下,使役萬靈,體生羽毛,行廚立至。五芝及耳丹砂、玉札、曾青、雄黃、雌黃、雲母、太乙禹餘糧,各可單服之,皆令人飛行長生,中藥養性,下藥除病,能令毒蟲不加,猛獸不犯,惡氣不行,眾妖併辟。」 《抱朴子•仙藥》

 

 

仙藥之上者為丹砂,次者為黃金,次則為白銀,次則諸芝,次則五玉,次則雲母、次者明珠、…。」 《抱朴子•仙藥》

 

 

「《餌丹砂法》,丹砂一斤…,令可丸,服如麻子三丸,日在。四十日,腹中百病癒,三尸去;服之百日,肌骨堅強,;服之千日,司命削死籍,與天地相保…。」 《抱朴子•仙藥》

 

 

《兩儀子餌消黃金法》…,食一斤金,壽弊天地,食半斤金,五兩,千二百歲,無多少,便可餌之。當以王相之日,作之神良,勿傳人,傳人,藥不成不神也。」《抱朴子•仙藥》

 

 

       又銀但不及金玉耳,可以地仙也。」 《抱朴子•仙藥》

 

 

    欲求芝草,入名山,必以三月九月,此山開出神藥之月也,勿以山很日,比以天時輔,三奇會尤佳。出三奇吉門到山,須六陰之日,明堂之時,帶靈寶符,牽白犬,抱白雞,以白鹽一斗,及開山符檄,著大石上,執吳唐草一把以入山,山神喜,必得芝。」《抱朴子•仙藥》

 

 

5.玉石:

 

「玉亦仙藥,但難得耳。《玉經》曰:服金者壽如金,服玉者壽如玉。又曰:服玄真者,其命不極。玄真者,玉之別名。」《抱朴子•仙藥》192

 

又雲母有五,而人多不能分別之,…,服之一年,則百病除,三年久服,老公反成童子,五年不闕,可以役使鬼神,入火不燒,入水不濡,踐棘而不傷膚,與仙人相見。」 《抱朴子•仙藥》

 

  

 

「又雄黃當得武當都山所出者,純而無雜,其赤如雞冠,… 服之皆令人長生,百病除,三尸下,班痕滅,白髮黑,…。」 《抱朴子•仙藥》

 

 

   道書雖言欲得長生,腸中當清,欲得不死腸中無滓。又云,食草者善走而愚,時肉者多力而悍,食穀者智而不壽,食氣者神明不死。此乃行氣者一家之偏說耳,不可孤用也。…若遭世荒,隱竄山林,之此法者,則可以不餓死。其不然也,則無急斷,急既無可大益。」 《抱朴子•雜應》

 

 

  夫長生得道者,莫不皆由服藥吞氣,而達之者而不妄也。」《抱朴子•雜應》

 

 

   或曰:「敢問欲修長生之道,何所禁忌?」抱朴子曰:禁忌之至急,在不傷不損而已。」《抱朴子•微旨》

 

   夫人所以死者,諸欲所損也,老也,百並所害也,毒餓所中也,邪氣所傷也,風冷所犯也。今導引行氣,還精補腦,食飲有度,興居有節,將服藥物,思神守一,柱天禁戒,帶佩符印,傷生之徒,一切遠之,如此則通,可以免此六害。」《抱朴子•至理》

 

有吳普者,從華陀受五禽之戲[40],以代道引,猶得百餘歲。此皆藥術之至淺,尚能知此,況於用其妙者耶?」《抱朴子•至理》

 

 

抱朴子曰:服藥雖為長生之本,若能兼行氣者,其益甚速,若不得藥,但行氣而盡其理者,亦得數百歲。」《抱朴子•至理》

 

 

 「夫人在氣中,氣在人中,善行氣者,內以養身,外以去惡,然百姓日用而不知焉。」《抱朴子•至理》

 

 

其大要者,胎息而已。得胎息者,能不以鼻口噓吸,如在胞胎之中,則道成矣。…又行氣大要,不欲多食及食生菜肥鮮之物,令人氣強難閉。」《抱朴子•釋塞》

 

 

   九丹金液,最是仙主,然事大費重,不可卒辦也。寶精愛氣最其急也,並將服小藥以延年命,學近術以辟邪惡,乃可間接精微矣。」《抱朴子•微旨》

 

  「房中之法十餘家,或以補救傷損,或以攻治眾病,或以採陰益陽,或以延年益壽,其大要在於還精補腦之一事耳。」《抱朴子•釋滯》

 

 

抱朴子曰:凡為道合藥,及避亂隱居者,莫不入山。然不知入山法者,多遇禍害。…《玉鈐經》云,欲入名山,不可不知遁甲之秘術,而不為人委屈說其事也。」《抱朴子•登涉》

 

  

 

「吾聞知於師云:道術諸經,所思存念作,可以去惡防身者,乃有數千法。如含影藏行…不可勝計,亦各有效也。然或乃思作數千物以自衛,率多煩難,足以大勞人意。若知守一之道則一切除卻此輩,故曰能知一則萬事畢者也。」

 

「若乃憎善好事殺,口是心非,背向詞異,反戾直正……,越井跨灶,晦歌朔哭。凡有一事,則是一罪。說凡大極小的各種過錯種類」。

 

 

第一禁,務令俗人之不信道者謗訕評毀之,必不成也。鄭君言所以爾者,和此大要皆當祭,記則太乙、元君、老君、玄女皆來鑑省。…而邪氣得進,藥不成也。」《抱朴子•金丹》

 

「鄭君言所以爾者,和此大要皆當祭,記則太乙、元君、老君、玄女皆來鑑省。…而邪氣得進,藥不成也。」《抱朴子•金丹》

 

《抱朴子•微旨》「 抱朴子曰:凡學道,當階淺以涉深,由易以及難,志成堅果,無所不濟,疑則無功,非一事也。」

 

《抱朴子•金丹》「 抱朴子曰:余考覽養生之書,鳩集久視之方,…莫不皆以還丹金液為大要者焉。然則此二事,蓋仙道之極也。服此而不仙,則古來無仙矣。」

 

《抱朴子•微旨》「 抱朴子曰:凡學道,當階淺以涉深,由易以及難,志成堅果,無所不濟,疑則無功,非一事也。」

 

《抱朴子•釋滯》「 抱朴子曰:欲求神仙,為當得其至要。至要者在於寶精、行氣、服一大藥便足,亦不用多也。然此三事,復有深淺,不值明師,不經勤苦,亦不可倉促而近知也。」

 

《抱朴子•論仙》「 或得要道之訣,或值不群之師,而猶恨於老妻弱子……愛習之情卒難遣,而絕俗之志未易果。」

 

 《抱朴子•辨問》「 夫道家寶秘仙術,弟子之中,猶當檢擇,致經彌久,然後告知以要訣。」

 

《抱朴子•勤求》「 夫人生先受精神於天地,後稟氣血於父母,然不得明師,告知以度世之道,則無由免死,鑿石有餘焰,年命以凋頹矣。由此論文,明師之恩,誠為過於天地,重於父母多矣,可不崇之乎?可不求知乎?」

 

《抱朴子•勤求》「諸虛名之道士,既善為誑詐,以欺學者;又多護短匿愚,恥於不知,陽若以博涉已足…,人自不能聞見神明,而神明之聞見之甚易也。」

 

  《抱朴子•微旨》「 夫天高而聽卑,而無不鑑,行善不怠,必得吉報。」與 是故非積善陰德,不足以感神明,非誠心款契,不足以結師友…。」  

 

[26]《抱朴子•金丹》「又曰:長生之道,不在導引與曲伸也,升仙之要,在神丹也。」

 

《抱朴子•微旨》「 九丹金液,最是仙主,然事大費重,不可卒辦也。寶精愛氣最其急也,並將服小藥以延年命,學近術以辟邪惡,乃可間接精微矣。」

 

《抱朴子•金丹》  抱朴子曰:按《皇帝九鼎神丹經》曰…受之者以金人金魚投於東流水之中以為約,歃血為盟,無神仙之骨,亦不可得見此道也。」

 

《抱朴子•金丹》 抱朴子曰:按《皇帝九鼎神丹經》曰:皇帝服之,…。合丹當於名山之中,無人之地,結伴不過三人,先齋百日,沐浴五香,致加精潔,務近穢物,即與俗人往來,又不令不信到者知之,謗毀神藥,藥不成矣。」   

 

《抱朴子•金丹》  抱朴子曰:按《皇帝九鼎神丹經》曰:皇帝服之,…。成則舉家皆仙,不但一身耳。世人不合神丹,反信草木之藥,…不能自生,何能生人乎?」  

 

九鼎神丹,《抱朴子•金丹》  「抱朴子曰:按《皇帝九鼎神丹經》… 九丹者,長生之要,…合時又當祭,祭自有圖法一卷耳。第一丹名曰丹華。…凡此九丹,得一丹便仙,凡服九丹,欲升天則去,欲且止人間亦任意,皆能出入無間,不可得知害矣。」

 

太清神丹,《抱朴子•金丹》「 近代漢末新野陰君,和此太清丹得仙。…做此太清丹,小為難合於九鼎,然是白日升天之上法也。合之當先作…乃可起火耳。一轉之丹…若取九轉之丹…神光五色及化為為還丹。」

 

九光丹,《抱朴子•金丹》「又有九光丹,與九轉丹異法,大都相似耳。…人生宿命,盛衰壽夭,富貴貧賤皆知之也,其法俱在《太清經》中卷耳。」 

 

《抱朴子•金丹》「又按《仙經》,可以精思和做仙藥者,有華山、泰山、霍山、恆山、嵩山、少室山、…,此皆是正神在其山中,其中或有地仙之人,上皆生芝草,可以避大兵大難,不但於中以合藥也。…若不得登此諸山者,海中大島嶼,亦可合藥。」

 

《抱朴子•金丹》「 抱朴子曰:其次有《餌黃金法》,雖不及金液,亦遠不比他藥也。…可引之張之如皮,皆地仙法耳。」

 

《抱朴子•雜應》「 景帝問之:可復堪幾時?春言無限,可數十年,但恐老死,不憂飢也。乃罷遣之。按如春言,是為斷穀不能延年可知也。」。

 

《抱朴子•辨問》「…,內室反聽,呼吸導引,常齋久潔,入室練形,登山採藥,數息思神,斷穀清腸哉?至於仙者,唯須篤志至信,勤而不怠,能恬能靜,便可多才也。有入俗之高真,乃為道之重累也。得合一大藥,知守一養神之要,則長生久視,豈若聖人所修為者云勻支無限乎?」

 

 

抱朴子•雜應》「 或問聰耳之道。抱朴子曰:能龍導虎引,熊精龜咽,燕飛蛇曲鳥伸,天俯地仰…。」

 

《抱朴子•辨問》「亦焉能閉聰掩明,內室反聽,呼吸導引,常齋久潔,入室練形…,知守一養神之要,則長生久視,豈若聖人所修為者云勻支無限乎?」

 

《抱朴子•辨問》「亦焉能閉聰掩明,內室反聽,呼吸導引,常齋久潔,入室練形,登山採藥,數息思神,斷穀清腸哉?至於仙者,唯須篤志至信,勤而不怠,能恬能靜,便可多才也。有入俗之高真,乃為道之重累也。得合一大藥,知守一養神之要,則長生久視,豈若聖人所修為者云勻支無限乎?」

 

 

《抱朴子•對俗》「 《仙經》曰;服丹守一,與天相畢,還精胎息,延壽無極。」

 

《抱朴子•微旨》中「 善其術者,則能卻走馬以補腦,還陰丹於朱腸,採玉液於金池,…令人老有美色,終其所稟之天年。」

 

《抱朴子•微旨》「所為術者,內修形神使延年愈疾,外攘邪惡,使禍害不干。」

 

《抱朴子•登涉》 抱朴子曰:入名山,以甲子開除日,以甲子開除日,以五色繒各五吋,懸大石上,所求必得。又曰:入山宜知六甲密祝:「臨兵鬥者,皆陣列前行」。凡九字,常當密祝之,無所不辟,要到不煩,此之謂也。」